时尚新闻

区域银行并购重组进行时:山西银行成立 陕西再现吸收合并案例

  4月20日,银保监会官网信息显示,山西银保监局于4月14日批复山西银行筹备组,同意山西融金兴晋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入股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53亿股,持股比例为63.76%。

  启信宝信息显示,上述基金背后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山西省财政厅。这意味着这家新成立的城商行股东方浮出水面。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已有四川、山西、陕西和河南等多地有7起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案例,有上市银行参与重组或控股多家中小银行,有区域农商行吸收合并其他银行,也有多家地方城商行合并成立省级城商行,涉及30多家银行机构。

  “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通过兼并重组,有利于提高中小银行的经营管理水平,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估计这一趋势将在2021年得以延续。”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表示。

  从2020年以来区域银行的相关动作来看,关于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案例逐渐增加:江苏省常熟农商行入股镇江农商行持股33.33%,无锡农商行、江阴农商行参与三家农商行合并重组后新设的徐州农商行;河北省的涿州农商行、高碑店农商行同时入股定州农商行;广东省广州农商行战略入股的第四家农商行韶关农商行于近期正式开业。

  对于中小银行频频出现的合并重组现象,政策层面已提前预告。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2020年4月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这方面的措施会比较多。可以看到,针对中小银行的再贷款政策、定向降准政策等,都为其改革重组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多家上市农商行宣布入股或参股设立其他农商行的计划外,更有多地银行合并重组成立“省级城商行”。

  2020年6月,四川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先后公告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11月7日,新成立的四川银行开业,注册资本金达300亿元,为国内目前注册资本规模最大的城商行。

  2020年8月8日至10日,山西4家城商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和阳泉市商业银行先后发布临时股东大会通知,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12月,拟筹建的山西银行开始公开招聘。

  进入2021年,这一趋势仍在持续。2021年1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发布,1月20日辽宁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研究推进省内城市商业银行整体改革工作的会议内容。会议明确辽宁省通过申请新设组建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辽宁省内12家相关城市商业银行,稳中求进,打造产权清晰、资本充足、内控严密、治理完善的现代城市商业银行。

  4月2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关于筹建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城市商业银行山西银行,股东资格由山西银保监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审批。4月15日,山西银行在太原市召开了创立大会和第一次股东大会。

  而在4月14日,陕西秦农农商银行(下称“秦农银行”)官网消息称,该行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了吸收合并西安鄠邑农商银行(简称“鄠邑农商行”)和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长安联社”)的相关议案。

  此次秦农银行吸收合并鄠邑农商行和长安联社,是陕西近一年内发生的第二起农商行合并重组。2020年5月,陕西省发布《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随后,同年7月,榆林榆阳农商行、陕西横山农商行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行获得了陕西银保监局的批复。2020年12月,榆林农商行正式挂牌成立。

  秦农银行表示,清产核资基准日为2021年3月31日,鄠邑农商行和长安联社被吸收合并后将解散,并改制为秦农银行的分支机构,债权债务由秦农银行承继,员工由秦农银行统一安置。

  此后,联合资信发布公告称,因关注到秦农银行的合并事项,已同秦农银行取得联系,并就对其业务发展、风险管理、财务状况以及监管指标等方面产生的影响进行问询。

  联合资信在对秦农银行的信用评级公告提到,此次吸收合并后,秦农银行部分监管指标会有所下滑,但主要指标仍符合监管要求,且可以提升秦农银行在鄠邑区和长安区的市场竞争力。

  对于国内区域银行并购重组潮,兴业研究首席金融行业分析师孔祥认为,规模小、分布分散的农商行是合并的先行主力。目前并购重组方向有两类:一是盈利能力强,所在地区发展较好的城商行/农商行寻求控股/参股同省资质稍弱的区域银行的机会(参考江苏省常熟农商行模式);二是本省机构合并形成更大的区域型银行(参考四川省攀枝花、凉山州商业银行模式)。

  “现阶段区域银行并购重组是监管层、本地政府解决当前本地机构发展痛点的综合考量,这包括化解机构风险,盘活存款来源,优化融资结构。”孔祥表示。

  根据央行金融稳定局披露的数据,2019年,在4000家中小银行中,评级在7级以上的有3400多家,大部分运行良好;但有532家风险比较高,主要是一些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规模比较小,历史负担重。

  对于目前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趋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分析认为,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加之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脱媒的影响,总体上银行息差收入不断压缩,特别是中小银行的成长空间遇到天花板,行业整合就成为了必然。从目前已经公告的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情况来看,一种是发展较好的银行通过入股、甚至控股的方式带动发展较弱的银行;另一种是多家银行通过合并提升规模,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

  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在合并之后,相关银行的现有风险或得到集中化解,但人员安置、历史账务、公司治理等问题都是银行合并重组后需要处理的关系。

  “抱团取暖”可取,但也需“1+12”。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认为,若兼并后的商业银行在公司治理、业务发展以及风险管控等方面相比兼并之前有大的提升,才能实现规模经济,否则最后可能变成“一地鸡毛”。

  “未来随着省联社改制、城商农商行转型,更大规模的区域银行合并正在路上,我国区域银行的并购重组潮正在开启。”孔祥认为。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未来区域银行合并趋势将延续。李茜表示,2021年,一方面,部分中小银行受区域经营环境不佳影响,面临较大的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另一方面,发达区域经营比较好的银行依然存在突破地域限制、扩大规模的需求。因此,中小银行兼并重组的趋势或将延续。

  对于中小银行的发展,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预计,后续仍将是支持中小银行发展、深化改革与防范风险并行,对于农信农合等涉农金融机构而言,进一步推进改制;对于问题金融机构而言,着力回复其可持续经营能力和有序出清;对于更多中小银行而言,则鼓励其找准定位,实施差异化经营,在市场中找到自我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