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扬州城乡合力构筑“应检尽检”防疫长城

  16日,在扬州文昌花园社区核酸检测点,医务人员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采样。万程鹏 摄

  16日6时30分起,扬州主城区重点地区第三轮核酸检测正式启动——从街镇、园区、景区到乡村,新一轮面向143万目标人群的采样就此开始。此前,扬州市已在主城区开展7轮大规模核酸检测,并针对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开展了两轮核酸检测。

  6时30分,邗江区新盛街道绿杨新苑社区居民的“一天”,在核酸采样中开始。

  134栋楼、1.25万居民、60岁以上人员有3000多名……从这些数字,就可以大致了解组织这场社区全员核酸样本采集的难度。比如排队,就曾让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新盛街道社会治理局局长刘玲伤透脑筋,“得几个大喇叭同时开、人使劲喊,不到一上午嗓子就能喊哑。”更让她揪心的是,这项工作开展之初,很多老人因为怕排队的人多,凌晨3点多就来到采样点前。如何让群众少排队,同时做到“不落一户”?社区开始采用分时段、分楼栋通知和发放统计核酸检测券的办法。

  小区共设两个采样点,分别位于西边和东边的两个居民活动广场。社区工作人员把134栋楼分为9个网格,网格员根据采样进展情况按楼栋通知居民下楼,每位居民从下楼到采样结束,用时基本控制在10分钟内。居民下楼时,候在楼下的楼栋长会给每人发放一张检测券。“券是社区自己制作的,每次颜色都不一样,这次是粉色。”刘玲说,每张券上标注时间、第几轮核酸检测以及居民楼栋号等基本信息。等一轮采样结束,志愿者们统计回收的核酸检测券,和居民信息一对比,哪些人没来,一目了然。

  11时,程友琴排在等候采样队伍里,不时展开手中那张A4大小的纸。江苏联谊农副产品批发市场1号门处,等候采样的队伍中还有五六十名商户,他们手中也都有一张那样的纸。这是农批市场自制分发的商户核酸检测登记表,“商户每人一张,每次采样时我们在上面戳个章。”文峰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唐建成告诉记者,联谊批发市场负责扬州近九成的蔬菜供应,必须保证所有人员“应检尽检”。

  相较核酸检测刚开始时,采样方法已有不同。“最早商户们都去附近社区设立的采样点,但检测结果往往次日才能查询,这造成市场对商户当日的管理难以开展。”唐建成记得,8月4日起联谊批发市场就在场内专门设置了一处采样点,要求所有商户一天一测。

  12时,在位于扬州老城中心地带、距文昌阁仅500米的通泗社区,采样正有序开展。“‘应检尽检’已逐渐成为扬州人的共识。”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杨宝勤感慨,这一共识形成的背后,是数不清的汗水和熬不尽的夜,“通过将前几轮检测收集的数据和居民大数据信息比对,从而基本锁定最初漏检的人员,然后电话通知与劝说、上门贴小纸条留下网格员和志愿者手机号,以及登门排查‘三管齐下’,最终才垒实了防疫长城中社区采样这关键的一段。”

  16日10时,瘦西湖西门广场上,附近小区的居民们自觉相隔一米,有序排队采样。

  景区采样不同于一般街区,这类空间内人员密度更为不均,实现“应检尽检”,难度不小。

  “从第二轮核酸检测开始,我们就实行分时间、分区域检测,但即便这样,安排还是不够精细。”扬州瘦西湖街道党工委副书记潘茂洲说,后来社区采取多项措施深挖排查。比如,五亭社区虽然只有2300多人,但构成相对复杂——14个小区里,有高档别墅区,更多的仍是老旧小区和村镇。“在因出现确诊病例而被封闭的‘大虹桥路34-1’小区,我们请来医护人员专门采样,使之既被覆盖又与其他小区的样本采集分隔开。针对五亭社区二三十名不能自行前去采样的居民,则组织医生上门。”

  疫情发生后,处于扬州这座城市中央的蜀冈-瘦西湖风景名胜区被划定为高风险地区。从8月15日起,在蜀冈-瘦西湖景区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设立起47处采样点,相较于7月28日第一轮主城区大规模核酸检测时增加了13个。

  “采样点增加,主要是根据封闭小区、封控小区数量和人口不断优化布局。”扬州市蜀冈-瘦西湖风景名胜区疾控分中心主任窦建瑞直言,景区常住人口13.45万人,但相较普通城区,各区域人口密度相差较大,“比如城北片区、梅岭街道人口密集,平山乡等地人口就相对稀疏。如此一来,更需要精准科学调整采样点设置,最大化用好采样检测资源。”在她看来,优化采样点不只是解决人员空间分布的问题,还能在方便居民就近采样的同时,避免大规模聚集带来的交叉感染风险。

  “景区还要求辖区所有社区为60岁以上老人设置‘绿色通道’,减少老人排队时间。”窦建瑞介绍,采样点增加,无疑会增加工作量,目前在核酸采样点上工作的医护人员共计300余人。“我们景区只有两个卫生服务中心、几十名医护人员,主要还是靠市里、高邮等地支援。”

  采样点增加的同时,检测范围也在进一步聚焦。记者注意到,8月15日举行的这一轮主城区重点地区核酸检测中,该景区共4个街道参与,而到16日,参与街道已下调为3个,这样可以使检测力量更多用在“刀刃”上。“检测精度、采样组织方式都在实战中一次次优化。”窦建瑞回忆道。

  乡镇,城市防疫网络的“神经末梢”,也是核酸检测样本采集过程中容易出现疏漏的地方。城乡接合部,又是集乡镇、老旧小区和新建高档住宅小区于一体的地带——临近槐泗河的平山乡,就是一面观照扬州城乡接合部核酸采样开展现状的“镜子”。

  “在城乡交界处做到‘应检尽检’,相较主城街区和景区难度更大,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更复杂。”平山乡西华门社区罗永琴说,疫情发生后,外地居住人口、外来滞留人口、常住租客以及村民成为开展采样工作重点面向的群体。“为提高大家的配合意识,我们挨家挨户上门登记,确保不漏一人。”罗永琴说,碰到不愿听从劝说、前去采样的人,只能一遍两遍三遍地劝说、发微信短信打电话反复争取。

  事实上,从这位社区翻出的数据中不难看出,自扬州主城区第三轮大规模核酸检测采样开始,社区主动配合的人明显增多,“第三轮采样,登记点位上数到的人头数增加至5016人,这个数字后来一直保持了下去。”

  为实现“应检尽检”,罗永琴不只召集网格员靠“铁脚板”挨家挨户跑,还注意“使巧劲”。“对症下药”的第一步,就是锁定社区特点——这里既有老庄台、老旧小区,也有高档小区。“老庄台”指代当地的村民小组,“老旧小区”则是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没有物业甚至没有围墙的11幢“散落”居民楼,这两部分人口加起来占全社区的四分之一。“除网格长、网格员上门摸排住户情况,还发动老庄台热心肠且有一定影响力的‘能人’参与。”而对于老旧居民小区内复杂的租住关系,社区还与房东签订责任书,要求房东对租户进行监督、促使租户参与采样。

  多措并举,城乡接合部采样氛围紧凑起来,其中坐落于平山乡的小星组令罗永琴印象深刻。“在这个庄台,外地暂住人口达到村组人口的三分之一。为鼓励大家参与采样,社区组织网格员、老党员和有威信的村民一齐上阵,做村民思想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劝导产生了积极作用,“小星组不仅实现‘应检尽检’,村民自主防疫的意识也越来越强。”

  虽然“防疫长城”逐渐成型,但窦建瑞清醒意识到,落实“应检尽检”的重点和难点地区仍在城乡接合部。“对有固定住所的人员,基本靠日常工作能够摸清,因此排查重心逐渐转向外来人口,尤其是群租房租户。”记者在采访中也获悉,进一步织密采样“网眼”的相关工作专班已正式运作。(李睿哲 顾敏 洪叶 杨频萍)